纵览新闻 > 最好玩的捕鱼达人|周末观赛指南 | 中国足球三线作战 乒羽将迎年终收官

最好玩的捕鱼达人|英国华人艺术节将开幕 民众可手机“游览”唐人街

  • 时间:2020年06月01日 10:14:48
  • 来源:网络

最好玩的捕鱼达人|山东一8个月大重症患儿转院北京 警车接力护送抵院

  那天,奶奶把家里攒下的烧刀子全部拿了出来,我就和他两个边喝边谈论着自己的过去。

温馨提示:音乐与本文更配哦  那个空气热得发烫的季节,已悄然来到了。  昨晚你有没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或者挠着被蚊子叮出来的包呢?  有没有想过,为什么小时候的夏天没有那么漫长难熬呢?  你还记得那时的感觉吗?那个你最难忘的夏天——  写在最后:  “7岁那年抓住了蝉,以为抓住了整个夏天。”  小的时候,吃一只娃娃头雪糕,逮一只蹦跳的蟋蟀,早早吃完饭趴在电视机前等动画片,哪怕微不足道的小事,都能带来无比的快乐。  我们总觉得那时天是蓝的,花是甜的,兑了甜味剂的汽水儿是世上最好喝的饮料。  当我们是小孩子时,似乎有一种自然而然的天赋,能在破烂中发现宝贝,也能在寻常中发现美好。  而什么时候,我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不满足了呢?所有轻而易举就得到的乐趣,都渐渐褪色成惨淡的灰白。  其实啊,长大未必就不会快乐。  有朋友说她以前爱吃咪咪虾条,有次突然来了兴致,一次买了十包。还在央求妈妈买零食的小朋友们,纷纷投来羡慕的眼神,顿时让她觉得长大真好。  2019年了,又是一年夏天,暑气渐盛,梅子留酸软齿牙,芭蕉分绿与窗纱。  摊开手心,你还能看到吗?  7岁时捉住的蝉,正在手中,扇翅欲飞。  如果你也看到了它,就点个「在看」吧,它一定能飞得很高吧。  - END -  * 作者:南理先生,每晚21:30用走心治愈的文字,陪你度过一段属于你的时光。绘图:阿短,小司,团子。本文系南理先生原创,转载请标注来源:南理先生()。你点的每个在看,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"

  小猴子和小鸭子是一对好朋友,它们经常在一块玩儿。

  自从出了朱洪武,十年六载九年苦(梅坪流传至今的《朱洪武放牛》古老民歌歌本)。朱洪武连绵十年不断的战争残杀,导致大量农民死难,生灵涂炭,十室九空,千里无人烟的凄凉景象(现居梅坪人大都是后江西填湖广移民而来的),小梅姑娘所在的梅坪更是民不聊生,田畴荒芜。期间的小梅不断地用金香梅配方茶救死扶伤于峡江茶马古道之上,救苦救难梅坪黎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,她奔波苦累永恒地倒在了救苦救难的路上。她那颗善美纯洁的心灵化作长流涓涓的梅坪溪河,滋灌茶山以至峡江,喂养着那棵仁术的红、白、黄茶树,这棵树一世成了金香梅地标风景,她涵养着茶德艺文一直俊秀到长江三峡大洪水乙亥那年,她完成了自己的使命,随洪峰而去,有一爪根系潮涌浪推到乐天溪畔乱石中,小梅在此托生后长成新茶树即后称的溪茶。

一人在家,清水煮面条,自得其乐。   滚烫的面条上桌,总觉得少点什么作料。猛地想起,前几日母亲托人捎来的山韭花咸菜。打开冰箱,满满的两瓶,透着青色更散发着阵阵诱人的香味儿。伸手拿过一瓶,迫不及待地打开瓶盖,还没有把鼻子凑上去,浓郁的香气就扑面而来了。小心翼翼地把山韭花咸菜用筷子挑在面条上,在热气的熏蒸下,那山韭花的味道更加浓郁,让人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感觉。   仅是一丁点入口,就已经令人的思绪飘回到那遥远的小山村,看见了自己依旧清晰的童年。山韭花的味道中闪烁着一块块白花花的石头,裸露在山坡上,形状各异,盘卧一团,勾勒出海的韵味。石头上的青苔定是雨水积存所致,在阳光的照射下,每一块绿色都像婴儿的皮肤般滑嫩,不忍划破。闪闪的明镜映射着和煦的阳光,那片山坡便成为记忆中最适合山韭花生长的地方。   在石块的间隙中,你细细留意,一定会寻得一朵朵白色的花,不纯洁得似雪,不轻薄得如翼——长长的茎秆之上是一顶皇冠。若干小花簇拥在一起,团团圆圆,在碧草之中展示生命的纯美。细长的叶子,翠绿如水,盈盈的摇晃着。   看见我的身影了,在石头中间穿梭,摘下山韭花一朵朵。红着小脸,扬着韭花,一声声喊着地里耕作的爹娘。跑到黄土地里,土块上沾着地气,潮潮的,酥软的很。盘腿坐下,一家人围成一团,开饭!最先在篮子里端出来的一定是韭花咸菜——母亲常常把芸豆或者豆角,或者茄子,煮熟后与韭花腌制在一起,做成别致的小菜,父亲戏称为最好的酒肴。韭花此刻已经被碾碎,加入花椒水和盐腌制起来,除去了原有的辣味,变得清香醇口了。抱着玉米饼子,喝着玉米糊糊,用筷子夹起一根胖胖的芸豆,品着芸豆中的韭花味道,从来,我是不把肚子吃得鼓鼓是不罢休的。   喜欢山韭花,不仅因为它是吃饭的好咸菜,还因为也是解酒的佳肴。那次在一朋友家喝得高兴,竟醉了一宿,清晨起来满嘴酒气,不愿动一点饭菜。母亲看出我的状况,端上一盘热气腾腾的豆腐,还有一小碗山韭花咸菜,和蔼地看着我:“吃点吧,能解酒。”慢吞吞拿起筷子,夹上一块雪白的豆腐,放到山韭花中蘸着吃,一白一青,一口一口,越来越快,没一会儿,竟吃了个精光。母亲一旁看着我,笑得合不拢嘴……韭花豆腐,搁在一块还真是神奇,从此对韭花更是喜欢。心里知道:浸润了母爱的山韭花就是格外香。   碾韭花是需要石碾子的,我老家的门口就有一处。笨重的石碾,咯吱吱的往前滚动,韭花盐放在一起,碾过,就拥抱在了一起。碾道中的那个小男孩,不就是我吗?低着头,两只胳膊高举着往前推着比自己还高的木棍……其实用力的都是在对面的母亲,一手扶着木棍,用腰往前使劲儿,一手用铲子轻巧地翻弄着,窄窄的碾道中,有母亲的嗔怪“你这孩子,到一边去……”有母亲殷殷的期望“快点长,早点帮我干活……”听着母亲的话,我的力量常常一下子大起来,嘴里喊着“冲啊……”英雄般往前推,或许是受了某种精神催动的缘故吧。那双小手忙里偷闲,趁母亲不注意,伸过去,捏起一小撮就往嘴里填,又辣又咸,伸着舌头,滋啦半天,看来不经过母亲的加工是不好吃——开始佩服母亲的技艺。   前段时间,父亲托人捎来这两瓶韭花咸菜,满满的,拧开瓶盖就差点溢出来。这样多的山韭花,我知道这最少需要一个上午才能采得到。本来,我想把其中一瓶送人,妻说:“父母的心意怎好轻易送人?”愣住了,说得对——当捧在手里准备出门的时候,我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。父亲和母亲两个将近六十的人,在山坡上弓着腰,挎着蓝子,一步步的寻找,一朵朵的采摘,才会有了这两瓶新鲜的山韭花。亲手腌制,精心包装,这可不是一般的山韭花啊,里面珍藏着两位老人的心,一时,我泪眼婆娑。   说实在的,在酒店也经常吃到韭花菜,可从没吃出过家乡韭花的味道来。知道那些山韭花里更多的是叶子,更多的是水,唯独母亲亲手腌制的山韭花,是不掺半点假的——正如对孩子的心。   端着碗,看着瓶里的山韭花,想着即将到来的仲秋节,我开始盼望着能够早些回到那个可爱宁静的小山村去……"

  我慢慢地醒过来,地板上冰凉的触感让我打了一个激灵,我环顾着这个地方,一阵强烈的不适突然袭来。我进入了一个没有门的白色房间。四面墙是白色的,天花板是白色的,我穿着一身灰色,像是悬浮在乳白色的空气中,在遥远的角落——或许那是个角落,另一个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,蹲坐在遥远的角落里,一言不发地望着我。我感到自己受到了冒犯,他的窥视实在太过明显了——在这个空荡荡的密室里,什么东西都是赤裸而露骨的,他的眼神填满了所有空白,我总是觉得在偌大的房间中喘不过气来,但是这样的眼神我竟然如此地熟悉,这到底是哪里?你醒了,他终于开口了,我感觉他的眼神里收去了锋芒,但依然带着审视的锐利,我在这个地方等你很久了。你是谁?为什么会在这里?为什么要等我?我一口气向他抛出这么多哲学问题,如果是我怕是会招架不住地捂着耳朵吧。他果然不耐烦地打断了我,这让我反倒有一丝莫名的预感这些都不重要,重点是我等你,你赴约了,这才是应该值得关注的问题。我赴约了?我可从来没有收到过邀请,我按着发痛的头抱怨着,是什么东西把我硬生生地拽到这个鬼地方来的,谁会愿意来这种鬼地方?是你自己要来的,为了完成一次对话。对话?你需要从这次对话里获得一些什么,才能走出这个你口中的‘鬼地方’。获得什么?钥匙吗?这个该死的地方连一扇门都没有,看来我要得到的是一个非实体的东西了,要逃出密室总要有什么线索,这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那么线索就显而易见了。交出来吧,我站起身来,向他慢慢走近,他的脸上还是带着波澜不惊的笑,我们不必浪费谈话的时间了,我还有许多事等着我要忙,交出来吧,我会从你身上获得什么呢?你还是不明白,他挪了挪地方,什么事情操之过急都不会有太好的结果的,就像囫囵吞枣一样,你就算走出去也不会有什么变化的。问题是,获得的东西一定会在我身上吗?我被他说得竟然有些害怕,我坐到了另一个角落里,摸索着我的全身,但是它也不在我的身上!我失望地向他吼叫着。躁郁易怒,记下来。耳边传来了轻轻的声音,但仿佛是来自于这个密室之外的某个地方,密室的外面是什么呢?我真想离开这个该死的白房间。想离开是件好事,他慢慢站起身来,在这个大房间里踱着步子,房间里安静地像是默片,我只能听到自己绝望的呼吸声和他有条不紊的脚步声。你是如何看待外面的呢?你如何确定外面的情况一定比这里更好,或许外面是战乱或者饥荒,瘟疫席卷世界,倒是这个世界更安全呢?他总是喜欢提出一些杀死脑细胞的假设,让我感到失望和郁闷。怎样都比这里要好,我无力地靠在墙上,未知总比全知要来得有趣得多。我好像是一个辩手,用尽一切知识来反对这个可恨的人,尽管有时并不是完全正确,哪里来的完全正确呢?辩论的两个人围着一对违反矛盾律的命题争论不休,最后谁又能说服谁呢?不要刻意反驳我的观点。你还不配。请把你那副老总的语气收起来,在这个地方我们是平等的,甚至来说我比你更了解这里。他停下了步子,我好像弄得他有些不悦,也是,我还要利用他走出这个屋子,还是把他当作谈判甲方来对待比较好。你有什么非要去做的呢?还有什么放不下呢?我的事业!我随即为这脱口而出感到懊悔,我放不下我的家人和朋友。他一瞬就感觉到了其中的不合理,眼里重新闪出了捕食者的机敏——这个比喻或许不合适,但是我刚才的致命错误让我活像一只暴露伤口而散发血腥味的动物,你的事业…他在这个地方有意地停顿,宣告着他的伟大发现,家人和朋友?他对我关心后两者的程度存疑,只是用这样一个尾音来试探我的变化。我想请你明白,先生,他清了清嗓子,请你明白这三者之间的关系。我有一个女儿,他开始了自顾自的讲述,但我却并不反感,很可爱,很聪明,就和你的女儿一样,她总是缠着我,像是我的影子一样,但是我总会有事情要忙,忙着谈判和应酬,我是那么地擅长这些东西,在谈判桌上让对方屈服于你…看出来了。我笑着打断了他。他也笑了我也看出来了,你是我交谈中最有侵略性的一个。但是我如此擅长的事业是如此地占用时间,以至于我的女儿因此而讨厌我。多么可笑,我本以为这样成功的我会成为她的偶像,结果在她的眼里我只不过是个咄咄逼人的怪物。那天轮到我接她回家,我一周只接她一次,她总是喜欢我步行着去接她,拉着她的手一块回家,但是那天我有着一笔诱人到让人无法拒绝的单子,可能不会准时在放学的时候接到她,我便给幼儿园老师打电话:‘请帮忙照看她一小会,我马上就去接她。’幼儿园老师也照做了,但是还是没有拦住她偷偷跑出去,他深吸一口气,似乎是在控制自己要崩溃的情绪,我能想到那天她流着眼泪偷偷跑出去的样子,她背着小书包,用袖口抹着眼泪,一个人走在大街上,就那样走着也不知道会走到哪里去。她好像认识回家的路,又好像不认识。我已经不敢说话了,怕他突然会控制不住自己。我在谈判即将结束的时候接到了妻子的电话,电话里传来的是她听不清的咒骂和绝望的哀嚎,我只听懂了一句话——女儿死了。她在自己过马路的时候发生了意外。我到医院的时候她躺在一个白色的房间里,白色床单盖着她的身子和她的脸,他捂住了脸。就像,这个屋子一样。我为自己感到幸运,我不想立刻走出这个密室了,我真的害怕我一旦出去,我的妻子,女儿,朋友都不见了,我开始害怕外面。我的妻子和我离了婚,她什么都没要,她觉得我是个疯子,我也是这么想的,他苦笑道,我后来改了行,变成了一个医生,我希望能够改变,就从我走出那个白色的房子开始。先生,谈话快要结束了,他清了清嗓子,你早晚要走出密室,走出这个白色房间,虽然外面,或许外面是战乱或者饥荒,瘟疫席卷世界,但是还是要走出去,因为你属于外面的现实。他笑了,白色的房间开始剥落崩解,一切慢慢归于黑暗。我慢慢地醒来,他站在我的身边对我笑着,眼神里还是藏着那熟悉的锋芒先生,你的催眠治疗结束了,刚才我编的故事还听的开心吗?谢谢,我好多了。我宁愿他在说谎。"

  小猴救友

  在全体生本学子的努力下,生本展区圆满完成任务,生命科技文化节也拉下了帷幕。大家一起期待下一年生本展区的更精彩表现吧。"

最好玩的捕鱼达人:仍有2人失踪!新西兰警方继续搜寻火山喷发遇难者遗体

  女士浑然不知,匆匆离去,高跟鞋的哒哒声分外刺耳。

最好玩的捕鱼达人|故宫新展让参观者体验“金榜题名” 你能考中状元吗?

  问问她喜欢什么花,喜欢什么花就送什么花。

马顺今天好容易从单位早走一会,想去母亲那儿看看。母亲最近脑瓜越来越不灵光,干什么都丢三落四,下楼买菜,居然连煤气都忘了关,幸亏邻居打了119,否则家里到处堆着她捡来的废报纸、纸箱、还有空饮料瓶燃着了,后果真不堪设想。马顺骑着电瓶车到了母亲家,从进门,母亲就唠叨着怎么没把孙子小宝带来?也难怪,她很久没见小宝了,一来是老婆明丽不让,说满屋子都是垃圾不卫生。二来小宝自己也不愿来,说奶奶这儿不好玩。马顺帮着母亲把家简单收拾收拾,一看时间不早,慌忙往回赶。结果还是迟了一步,明丽已经从学校接回了小宝。他一边换鞋一边对明丽说:“今天单位有事晚了,你和小宝吃点水果垫垫,饭马上就好。”明丽抱着肩膀围着马顺转了一圈,皱着眉说:“骗谁呢?一股子的垃圾味。”马顺还想辩解,明丽根本不容他说,把他往卫生间里推,“赶紧洗洗,别把细菌感染给儿子。”马顺有些生气,但想到还有事求明丽,就忍了下来。吃晚饭的时候,明丽对他说:“下星期四是曼曼的生日,到时候你早点下班过去做饭。记得给她买份礼物。”马顺想到曼曼那张与年龄不相称的世故脸,打心眼里不想去。“要不,你带小宝过去吧!”马顺对明丽说。明丽白了他一眼:“那天我有事,再说她可是你妹妹。听你爸说沁沁还要带她男朋友过去的。”沁沁和曼曼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,虽说是骨肉至亲,但从小没有生活在一起,马顺和她们有疏离感。倒是明丽和她们挺谈得来。每年春节,马顺一家三口在父亲家过年,明丽、沁沁、曼曼,继母四个女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显得亲密无间。而马顺呢?像个外人,在这个家缩手缩脚、手足无措,很不自在。每次从父亲家出来,他都要长舒一口气。好像要把呆在父亲家几个小时呼进去的空气一定要呼出去才舒服。明丽接着说:“上次你爸说给小宝10万块钱转学费,怎么不提了?这次去的时候你一定要问问。”小宝明年上小学,明丽想把小宝送到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。马顺不想问,但又不想得罪明丽,含糊地答应着。他想找一个明丽高兴的时候,再向她提提春节去母亲那儿过年的事。小宝很小的时候,明丽说带小宝睡,方便照顾,把马顺赶到儿子的小床上,现在儿子6岁多了,他仍然睡在儿子的小床上。偶尔想和明丽亲热一下,明丽总是推三阻四,不是说怕儿子看见,就是说身体不舒服,总之就是不让他亲近。被拒绝的次数多了,马顺对男女之事也淡漠了许多。马顺躺在床上,想着趁周末,到母亲那儿,把她一屋子的垃圾清理一下。清理不难,怎么样才能说服她才是最困难的。第二天一大早,马顺把娘俩的早饭做好,赶紧往单位跑,跑到半路才想起,忙了一早上,自己却忘了吃。本来想就近在单位附近找一家早餐铺吃点,可想到主任那难看的脸色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马顺在一家保险公司的办公室工作,事情繁杂,工资又低。本来他大学毕业在外地应聘了一家工资待遇都不错的单位,可是母亲三天两头生病,没办法只能辞职。回来后一直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,又不能总在家闲着,就到了这家公司。他的大学学历本来在公司凤毛麟角,好好努力是有发展空间的,可是他自视甚高,觉得在这只是个过渡,对工作不甚上心。刚上班那几年,还参加各类事业单位招考,偶尔也有笔试过的,可一到面试环节,就给刷了下来。也难怪,马顺是个木讷,不善言辞的人,又不善与人沟通,平时在公司独来独往,和同事领导也就是点头之交。几番打击之后,他也就心灰意冷,安心在公司混日子。部门领导对于他眼高于顶又放不下架子的做派厌恶至极。自然,在工作中也不大待见他,把部门最容易得罪人的员工考勤,休假交给他负责。由于保险公司的特殊性,好些业务员根本没办法上、下班按时考勤,以前没有实行打卡报到前,领导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有些业务员还是按照自己的老惯例,结果发薪的时候发现满勤奖被扣了,他们当然不愿意,找马顺理论,马顺说话不中听,几个人打起来,有几个业务能力不错的一生气跳槽到了别家保险公司,这件事在公司内部造成很不好的影响。主任找马顺谈话,他就始终一句话:“我没有错,我是完全按照公司的规章制度执行的。”他的确没错,主任拿他没办法,只得窝着火把上级部门对这件事的处罚自己承担下来。可是不久又发生了一件事,公司里有一位金牌业务员王姐,每年的保费都在几百万,平时在公司不要说部门领导,就是公司领导也是对她尊敬有加。一连半个月,马顺见王姐即没打卡,也没给办公室递交请假条,于是就按旷工处理,公司有规定,员工旷工15天就可以直接开除。马   顺被主任叫到他的办公室,“好歹你也是受过大学教育,你是真傻还是假傻?”脸色铁青的主任敲着桌子问马顺。“那你的意思公司的规章制度对她没有约束力了?”马顺质问主任。主任冷笑一声,“啪”把一张纸拍在马顺面前。“王姐是陪客户考察去了,之前就写了请假条交到我这里,而且是经过公司领导批准的,你自己看吧!”马顺把请假条拿在手里,已经分辨不出请假条的真实性,不过公司领导的签字是不容置疑的。最后,主任说他已经不适合目前这个岗位,让他等待公司另行安排。回到家他对明丽说起这件事。明丽苦笑着说:“这的确是你的做事风格。”周末下午,明丽带小宝上补习班,马顺去母亲那里。刚进门,母亲又开始唠叨,他发觉母亲对以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记得,包括送他上学放学、他怎么被同学欺负、父亲的背叛和无情,每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。可眼面前的事却记不住,有时甚至忘了马顺已经结婚搬出去。马顺也不理她,忍着满屋子的酸臭味自顾自收拾着垃圾。母亲一看动她的东西,不乐意了,把马顺刚刚收拾好的一袋子饮料瓶又给倒了出来,残留的饮料流的一地都是,到处黏糊糊的。马顺“腾”一下火气冒上来,朝着母亲喊:“你不是想你大孙子吗?这满屋子的垃圾,你孙子都不愿意来。”母亲一听孙子,脸上马上有了光芒,“对对,我孙子要来了。我给他买了好多好东西,我拿来给你看。”说着,跑到里屋翻她的宝贝去了。马顺趁着这个功夫,赶紧把拾掇出来的几大包垃圾拎到外面的垃圾箱。母亲拿出一大包东西得意地一样一样翻给马顺看,有好几套衣服,好几双鞋子,可都是二三岁孩子穿的。马顺很难过,母亲的脑海里还是小宝二三岁的样子。当年,马顺为了买房子和明丽结婚,不惜和母亲痛恨的父亲和解。婚后好长一段时间,母亲都不肯原谅他。直到小宝出世,母亲才慢慢重新接纳他。明丽对他母亲怀有成见,很少带小宝回去,所以母亲印象里的小宝还停留在马顺第一次带小宝回去的时候。收拾一下午,马顺看看差不多了,骑车回去,半路,接到明丽电话,说晚上不回去,带小宝在外面和朋友一起吃饭。马顺看时间还早,不想回家,也不想回母亲那儿,想找个人喝喝酒,说说话,可绞尽脑汁也想不到一个能一起喝酒说话的人,于是只得作罢。自己找了个小吃摊,炒了两个菜,要了一瓶酒喝起来。喝到半酣,和小吃摊老板攀谈起来。天气寒冷,生意清淡,老板一边忙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和他说着话。老板说自己是外地人,来这边做小吃生意好多年了。“过年回去就不来喽,老婆说再穷也要一家人在一起。”老板呵呵笑着,说不出的满足。马顺很羡慕他,这么简单朴素的生活,自己却总是求而不得,小时候是这样,现在亦是这样。当初他为了让冰冷孤寂的心活过来,认了从小抛弃自己和母亲的父亲。父亲虽然答应给他买房,但提了两个条件,一是对于还有着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观念的父亲,再婚后没有儿子,他接受不了,所以要求马顺有了儿子,要随他的姓。二是,结婚时不想和马顺母亲同时出现在婚礼上,意思就是不能让母亲参加自己儿子的婚礼。这两个苛刻的条件让马顺难以接受。可当明丽温柔地躺在马顺怀里时,他觉得为她做什么都是值得的。“唉”,马顺叹了口气。当初那个有着阳光般明媚笑容的明丽让他爱得不能自拔。可此刻,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她尖酸刻薄的嘴脸。他使劲摇头,想把那个不好的印象摇散,重新拼凑出当年的美好,可是真的好难,马顺已经不记得明丽温柔的样子了。回到家,明丽带小宝已经回来。明丽看上去容光焕发,心情很好,马顺就趁着她高兴把今年春节去母亲那儿的事提了一下。没想到,她很爽快的答应了。不过前提是,星期四去父亲家的时候,一定把父亲答应给小宝的十万块钱要来。星期四中午,马顺狠狠心到商场给曼曼买了一条纯羊毛围巾当生日礼物。想着要早点去父亲家做饭,他向主任请假。主任皮笑肉不笑地对他说:“以后你只要早晚打卡就行了,不用找我请假。”他对马顺说,经过研究决定,他由内勤调到外勤。马顺很气愤,涨红着脸和主任理论,主任说:“这不是我个人决定,是公司的决定。”说完扬长而去。马顺憋着一肚子气来到父亲家,他把围巾给曼曼,曼曼看都没看,随手放在一边。饭快做好的时候,沁沁带男朋友回来了,一家人都等着被沁沁介绍给她的男朋友,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临到介绍马顺的时候,沁沁居然直接把他忽略过去。马顺的脸有些挂不住,但想到一会还要和父亲谈十万块钱的事,就忍了下来。吃过晚饭,刷好碗,他来到父亲书房。书房很大,藏书很多,不过估计他一本也没读过,完全是为了附庸风雅。年轻时的父亲和几个朋友合伙做生意,挣钱后,就在外面勾搭上别的女人,抛弃了马顺的母亲。小时候马顺心里特别恨父亲,是他让自己和母亲生活在痛苦之中。年少的他,虽然有母亲差不多病态的保护,但怎么也弥补不了成长中没有父爱的缺憾。父亲正在擦拭刚得的一块玉牌,见他进来,眉头皱了皱,问:“有事吗?”马顺想今天无论如何要开口说那十万块钱,那是他答应明丽的。他咽了口吐沫,来掩饰自己的不安。他发觉,自从认下父亲那刻起,自己在他面前就矮了半截,有些怵他。他吞吞吐吐地说起那十万块钱,父亲一听,把手一摊,说:“没有。”然后就说做生意如何如何辛苦,怎么怎么不容易。马顺一听急了,指着父亲手里的那块玉牌说:“您这块玉牌也要好几万吧!”父亲一听勃然大怒,斥责他:“我花自己的钱,还临不到你来指手画脚。”马顺还想说两句,父亲用手指着他说:“你和你那个母亲一样,都是吸血鬼、寄生虫!”马顺的头“轰”的一声,愤怒瞬间冲到头顶。原本笨口拙舌的他口齿异常伶俐,一股脑儿把对父亲的愤恨骂了出来。他骂父亲始乱终弃,薄情寡义,骂他道貌岸然,虚情假意,诅咒他断子绝孙。马顺只管自己骂得痛快,全然没注意父亲手捂着心口,脸色煞白。救护车凄厉的叫声把他惊醒,他一声不吭就这样呆呆地站在那里,任由两个妹妹打他、骂他。看到父亲被抬上救护车,他也想跟过去,却被继母冷冷地推开了。马顺机械地走到母亲家,却发现家里防盗门敞开着,母亲不知去了哪里?他吓出一身冷汗,赶紧去找。没想到,在一家电影院门口,看到了明丽和小宝,还有一个男人。电影似乎刚散场,那个男人亲密地搂着明丽的肩膀,小宝在他俩身边开心的蹦蹦跳跳。明丽对那个男人说:“等他今晚拿到十万块钱,我就和他离婚,然后我们三个就能永远生活在一起了。”男人问:“小宝愿意吗?”明丽说:“你问他。”男人扭头问小宝:“小宝,妈妈离婚,你是跟爸爸还是妈妈呀?”小宝一丝都没有犹豫,说:“跟妈妈,我不喜欢爸爸,妈妈说爸爸是个窝囊废。”马顺顿时觉得万箭穿心,这么多年母亲近乎病态的爱让他窒息;施舍者姿态的父亲一直以来冷酷无情的打击着他可怜的自尊;老婆明丽,马顺是感激她的,是她在他快沉入黑暗时拉了他一把,有了小宝后,他更是把生活中所有的不如意,都揉碎了吞进肚子里,就为了给儿子一个和自己不一样的人生。可现在,她却狠狠地把他推入万劫不复的黑暗中。他没处说,没处诉,心灰意冷地站在跨江大桥上,看着底下湍急的江水,想一头扎进去。可他没有资格。母亲茕茕孑立地站在他曾经的学校门口,每看到一个下晚自习的孩子就抓住问:“看到我们家马顺吗?如果看到了,麻烦你对他说一声,妈妈在学校门口等他回家。”马顺站在午夜寒冷的十字街头忍不住放声大哭。"

  这是一个汽车车站,车站外,人来人往,熙熙攘攘。车站外面的广场上有个花园,喷泉里的水柱喷向高空又落下来,溅起滴滴水花,一旁绿树成荫,花团锦簇,蜂来蝶往,好不热闹。

以前我是一个脾气特别差的人,不善言辞,可能与从小生活的环境有关吧,我父亲是一个脾气特别不好的人,常常在家里吵架,造就了我暴躁的性格。在上大学以前,不喜欢与任何人交流,也不会处理各种人际关系,几乎没有一个可以说得上话的朋友。就算有时候想交朋友也常常因为自己的性格得罪了别人。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完了初中、高中的生活。到了大学,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,我试图拓展自己的人际关系,试图让自己不再那么孤立无援,可是长期没与人交往过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和别人相处。于是碰到事情我总是第一个冲上前做好,即使被人说也只是默默忍受,而不会和以前一样直接吵起来甚至动手,慢慢的我变成了一个性格软弱的人,故事也就从这开始…在我们学校,我们学院有个特别的组织,叫做资助委,负责全院的助学金、励志奖学金等等关于贫困家庭的材料收集等任务。在刚开学的时候,辅导员认定了我为班级的资助负责人,在处理班级资助事务的时候我不禁对这个组织产生了兴趣,因为我觉得加入资助委不仅仅是锻炼到自己的能力,拓展自己的人际圈,还能切切实实的帮助到他人,最终我很幸运的进入了资助委。经过一系列的工作下来,学长们马上也要准备考研了,需要从我们几个大二的中间选出一个带头人,做好资助换届的事情。就我自己而言,我本来是没有成为领头人的想法,然而学长和老师看我平常做事的态度一心想让我成为负责人,所以我就接受了成为负责人的这种想法。问题的症结就出在这儿,在我们队伍里面,有一个功利性比较强的女生,她也想成为带头人,然而她做事态度很不认真,我想着如果把我们这个很重要的组织交给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人,实在是太不让人放心了,所以我就表明了我当带头人的态度。万万没想到的是,她居然在背地里玩心机,每天想方设法的整我,把工作上所有的事务都推脱给我,甚至在别人面前诋毁我。到了即将要确定老大的位置的时候,我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既然她想当就让她当算了,我也落个清净。于是乎我主动跟老师说我不想当负责人了,经过和老师的一番交谈,老师算是答应了我的请求,最后她如愿的当上了老大。本以为我忍忍就好了,把位置让给她了,她也就不会再在背地里弄些不好的事情了,然而我还是想的太单纯了。就在近期,她让我去做事,我当时有事就推脱了一下,然而她却看在我好欺负说一些不好的话,仗着她是带头人就可以随意的命令别人做事。这段时间真的是越想越生气,原本以为忍忍就可以过去的事,我放弃了所有的荣誉,把位置让给了她,本着不与女生计较,谁知有些人根本就不领情,反倒变本加厉。当真是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马骑。写下这篇故事,仅仅是对一些不知好歹的人的一些痛恨,同时也希望各位性格软弱的人在有些时候还是应该强硬一些,不要任人欺负。"

查看更多本文相关资讯: 最好玩的捕鱼达人在线 最好玩的捕鱼达人注册地址 最好玩的捕鱼达人官网 最好玩的捕鱼达人

©2020 纵览新闻 mgdn.com.cn

纵览新闻热点,阅享图文之胜。